北京辽宁企业商会
Beijing Liaoning Enterprise Chamber of Commerce

做生意的向上看和向下看
 

华尔街附近刚开了一家世界最高假日酒店,老板是来自中国无锡的谢菊宝。他说在美国赚钱很爽,因为政府干预少。但他遇到的问题是工人,酒店完工比预期多花了十个月,“因为工人老得中间休息喝咖啡。”这实际是很多中国企业家来美投资遭遇的差异:需要花心思应对的不是“上级”而是“下级”。


  去年年底,曼哈顿下城新开了一家假日酒店,靠近华尔街的显赫位置让它生而不凡,总共50层的高度让它在全世界的假日酒店中一览众山小。不过对于中国人来说,这家酒店最吸引眼球的或许不是这些而是它主人的身份:他叫谢菊宝,是一位来自江苏无锡的农民企业家。


  做酒店对谢菊宝来说不陌生,他的无锡益多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在中国国内已经拥有多家高档酒店。最近这几年,他大部分时间住在美国,但在美国做酒店对他还是第一次。我问他在美国和在中国做酒店的区别,在假日酒店母公司派来的媒体专员现场坐镇逐字翻译、记录的情况下,他只谈了在美国做生意的省心之处——只要企业遵纪守法按规矩做事,很少会受到政府刻意刁难,“不像在中国,企业家地位很低,一个小公务员都能欺负你。”


  但显然谢菊宝率真坦诚的个性是美国滴水不漏的公关机器也难以禁锢住的。正式采访结束后,我们从二楼一起走到大堂一路用中文闲聊时,他还是说起了这个故事的另一半:酒店建筑工期比预期延长了十个月,“这里的工人不像中国,他们工作中间总要休息和喝咖啡。”


  我曾经问过一个专职帮中国企业来美国发展的朋友,初来乍到的中国企业家身上最能表现出中美文化差异的是什么?她答:“他们眼睛总是向上看。”这些中国企业家如果先听听谢菊宝的经验之谈,或许能够少走些弯路:他们中太多人一落地满心想的都是跟“上面”的政府和政客搞关系,却不知道“下面”很多时候更需要费心。


  其实在美国做生意,“上层建筑”不是不重要,这里虽不兴跟官员吃饭喝酒塞红包,但给政客捐出的竞选经费总可能在将来成倍回报。钱少的只能跟定一个候选人豪赌,钱多的无需进行风险投资,而是让所有候选人雨露均沾,回报更是笃定的,详情参见美国军火商这些年在校园枪杀案频发的情况下屡次挫败控枪提案的“辉煌战绩。”


  专攻“上层建筑”虽能得到些政策上的实惠,但这大多只是在政策尚未出台或者政策回旋余地较大的情况下的浑水摸鱼。面对具体细致规章,“上面”很多时候也会被缚住手脚无能为力,这种情况在美国占多数。而“下面”的关系如果搞不顺,很多时候不只是耽误工期那么简单。


  在中国的环境中,草根阶层或许看上去“人微言轻”成不了大事,老板们也习惯了不把他们当回事。但在美国,各种错综林立的劳动保护法加上成熟完善的维权网络,使草根手中个个握有杀伤力不可小觑的“武器”。工会把充气灰老鼠摆在公司门口或许只能影响到老板的面子,但罢工却能让老板急得跳脚。在纽约的唐人街,有工人维权组织常年趁喜宴节庆时抬着棺材在惹恼了他们的餐馆门前示威,已经搞垮了几家餐馆。这些都是合理合法的示威,老板无计可施只能受着。


  对企业来说“遵纪守法”的确是张金牌通行证,但从聘用中的男女族裔平等到最低工资,从奥巴马健保对老板为雇员买保险的规定到纽约市新实施的带薪休假法,有没有“遵纪守法”很多时候不是“上面”的政府或夹在中间的雇主说了算,而取决于“下面”的员工怎么看。一旦有人提诉闹上法庭,进入独立司法程序,再指望着“上面有人”保驾护航就是智力有问题了。


  往哪儿看是个视野问题,而视野事关生存,曾经靠着“向上看”求生的中国生意人如果不能及时调整视野,在美国或许也难生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