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辽宁企业商会
Beijing Liaoning Enterprise Chamber of Commerce

《福布斯》跨界思维打造城市植物工厂
 

   中环易达是一家农业科技公司,但董事长魏灵玲却做着与普通人印象中面朝黄土背朝天的传统农业毫不相关的事情。她的办公室在北京国家农业展示园内的优雅室内花园里,生产基地则是一座座现代化的植物工厂。
    “每天在被植物围绕的环境中工作让人精神愉悦,还可以随时享受最新鲜而又安全的蔬菜、水果。”魏灵玲笑道,像欣赏艺术品那样看了看桌上摆放着的一棵浸泡在水中、仍带有根须的生菜。她并不像曾经埋头科研的农学博士,更像对“美”带着挑剔眼光的环境设计师。

   国家农业展示园是中环易达2008年开始设计建设的现代农业展示园,目前由中环易达运营管理。园区内,一座占地1,000多平方米的“黄瓜车间”在采收期时每天产量可达200多公斤。“番茄车间”的单产更是远远超出传统种植方式,小型樱桃番茄每年每平方米的单位产量可达30公斤,中、大型番茄的产量可以达到60公斤以上,这几乎是露天种植的几倍到几十倍。
   “工业化蔬菜种植的效率远远高于大田种植,在某些更加严格的环境控制系统下甚至可以将单产效率提高上百倍。”魏灵玲十分肯定地说。不到2万平方米的植物生产车间在工业化体系中生产出来的农产品产量和收益颇为惊人,如果完全商业化运作,每年仅种植农产品的收入就可以达到1,000万元。
除了植物工厂,这里还有室内花园、餐厅、会议室等等,是一个多元用途的农业综合体。“如果全部商业化运作,这个园区每年的收入至少可以达到2,000万到3,000万元,投资者通常只须3-4年即可收回初期建设投资。”魏灵玲说。
    中环易达并非一家以农产品生产、销售为主营业务的种植商,而是提供从现代都市农业园设计、建设、运营全产业链,兼顾农产品销售的服务型科技企业。2002年成立,中环易达是中国最早涉足工厂化农业的公司之一,目前中环易达年销售收入约2亿元。“都市农业的概念在中国已经发展近20年,但直到近些年才刚刚开始兴起,我们预计未来几年公司将保持每年40%以上的增速。”魏灵玲透露,她和管理团队是公司控股方。
    从小在城里长大的魏灵玲在读研究生以前与农业几乎没有交集,而她最终踏上农业之路似乎有些“阴差阳错”。大学本科期间,魏灵玲的专业是石油。毕业后,她被分配到中国石油化工集团旗下分公司安全环保处工作。“安逸”的工作没能留住不安于现状的魏灵玲。她辞职报考研究生,想通过在学业上继续深造重新选择职业发展方向,然而因为选错志愿,歪打正着地被中国农业科学院录取。“我当时对农业既没有认知,也毫无兴趣,入学后开始感觉很痛苦,”魏灵玲说,“有一次老师带我们去又脏又臭的鸡舍开会更加剧了我对农业专业的失落,我甚至想到了退学。”
让魏灵玲对农业的看法有所转变的是她去北京顺义的一次蝴蝶兰种植基地的参观。“我从没看到过那么多美丽的蝴蝶兰,原来农业也可以很美。”她说。2002年,完成研究生学业的魏灵玲没有立刻选择攻读农业博士,而准备继续攻读EMBA。“我觉得自己更适合从商——研究生期间我的科研方向就是设施农业环境控制,当时一门心思想着如何把学校里的研究成果转变成一种商业价值。”她说。
正当魏灵玲准备“弃农从商”时,一位美籍华人来到中国农科院,计划与农科院合作成立一家做工厂化农业的公司。一心想做企业的魏灵玲以农科院代表、公司总经理助理的身份加入了这家当时在中国听起来概念很炫,但却没有任何商业实践经验的新型农业公司——中环易达。不过,公司还没有开始正式运作,2003年“非典”的突袭就让这位美籍华人不辞而别。“但农科院当时看好都市农业的方向,于是我这个刚毕业的学生被‘赶鸭子上架’,当上了中环易达总经理。”魏灵玲回忆说。
    但这次的“阴差阳错”却成就了魏灵玲的商业梦想。“企业存在的基础是商业,而我们要把一个没有实际案例的服务卖出去,当时挑战的确很大。”魏灵玲回忆说。不过,魏灵玲还是找到了突破口。她发现当时受农业补贴政策影响,很多农业投资者把资金投向温室建设。一些从国外引进先进玻璃温室设施的投资者由于不懂得现代农业的规划、管理,一方面导致温室中的农产品产量不足,另一方面维持冬季温室运营还需要大量能源投资,因而大多数玻璃温室处于瘫痪或亏损运营状态。
   北京郊区一片占地面积达2万平米的玻璃温室改造项目成了魏灵玲团队的首个突破。她穷尽自己在研究生阶段所学习的设施农业理论知识,结合创意设计,把原本单一的蔬菜温室立体种植基地改造设计成了一个集种植、休闲、餐饮、教育为一体的“温室公园”。“温室公园里有‘蔬菜森林’、室内花园,还有南方的香蕉树,建成后在北京引起了不小的轰动。”魏灵玲回忆说,这个项目给她带来了逾百万元的业务收入,还为中环易达在都市农业的商业化道路上奠定基础。
    在欧美发达国家,工厂化果蔬种植已经相当普及。与传统露天种植不同,工业化种植是将农作物置于环境可以被控制的室内,再通过精准的营养液供给来实现果蔬的高效、集约化栽培。城市化进程和人口的急剧增长让工厂化种植模式的优势得以凸现:其一,由于采用基质和营养液栽培,避开了植物对种植地的土壤、水源环境的依赖限制;其二,室内种植增强了人工对于环境的可控性,外部气候环境对于植物生长的影响减少,因此可以极大提升植物生长效率;其三,在相对封闭的环境中种植还可以减少病虫害对于植物的威胁,通常工厂化种植无须使用农药。
荷兰是全球玻璃温室种植业最发达的国家,全国玻璃温室的总面积超过100万平方米,其中用于蔬菜种植的面积超过40%,而每年玻璃温室蔬菜农产品的产值已经占荷兰农业总产值的约7.5%,番茄、黄瓜、洋葱、菜花以及叶菜的比例均已超过10%。“目前荷兰玻璃温室中番茄的最高单产纪录可以达到每年150公斤/平米,”中环易达副总经理温涛说,“他们最近刚刚进入北京,正在筹建占地60万平方米的玻璃温室,专门种植番茄。”
    严重的土壤污染已经成为当前中国农业和食品安全的最大挑战之一。在今年4月中国政府发布的《全国土壤污染调查公报》中指出,全国土壤环境状况总体不容乐观,部分地区土壤污染较重,耕地土壤环境质量堪忧。从统计来看,耕地污染的超标率高达19.4%,以中国18亿亩耕地计算,受污染的耕地已接近3.8亿亩。
“工厂化种植可以应对当前因土壤污染而导致的严重食品安全问题,”魏灵玲说,“虽然目前工厂化种植的基质营养液仍然以无机为主,但却没有农药、重金属污染。由于对于作物的培育采用的是精准供给养分的模式,所以不会产生传统农业中的化肥污染问题。实际检验结果证明,植物工厂产出的农产品在各方面指标都达到甚至远远优于普通大田种植的成果。”
     背靠农科院的平台和资源,中环易达通过广泛的国际合作,在工厂化农业技术的商业化应用方面领先全国,并推出了各种类型的植物工厂,如食用菌植物工厂、观光型植物工厂、办公型植物工厂。利用自然光的植物工厂是全球应用中最为普及的一类,而利用人工光的植物工厂则是未来“摩天大楼农业”的基础。“摩天大楼农业”是零能耗、零排放的未来都市农业最高水平的代表,它将农业与新能源、环境控制、物联网等技术融为一体,现在不少国家推出了自己对“摩天大楼农业”的设计方案。“未来农业一定是跨学科的学科。”魏灵玲强调。
   家庭植物工厂是中环易达开发的适合家庭使用的蔬菜工厂。未来家庭只要购买一台类似冰箱大小的“植物工厂”,就可以在家里生产蔬菜,两周就可以采收一次。“家庭植物工厂的意义不仅在于满足食品需求,植物对于人的心理调节作用巨大 。”魏灵玲说,她甚至专门研究过园艺健康。在上海,她正在筹备将被植物环绕的咖啡厅开到摩天大楼的楼顶。
然而,尽管植物工厂有着诸多优势,但在目前的中国农业中的比例仍然微不足道。“植物工厂的先期投资比较巨大,国家出台的各种激励农业投资的政策可能会激发投资者的热情,但对于投资者来说,要做好植物工厂,之前的商业规划非常重要。”魏灵玲说。在她看来,摆脱单一销售农产品的模式,让植物工厂变成农业综合体,实现多元化收入是理想的商业选择。在荷兰,玻璃温室植物工厂到了夏季会利用余热发电来取得额外营收。
    植物工厂发展的另一大挑战在于运营和管理。以黄瓜植物工厂为例,1万平方米的工厂只需要10个人管理,相对于传统农业的效率提高了数十倍。“然而,植物工厂的模式与传统农业完全不同,负责运营管理的人也必须是具备一定知识和素质的产业工人,而目前整个产业都缺乏相关人才。”魏灵玲说。“在我看来,中国农村劳动力人口的低素质、老龄化才是制约农业改革的最大挑战。”温涛说。“但长远来看,管理运营才是中环易达未来主要的收入来源。”魏灵玲说。
   为了推动植物工厂的发展,魏灵玲跨越到农产品销售的下游。“我们正在将客户植物工厂出产的农产品汇集,以‘中农100’这个品牌,借助互联网和创新的线下渠道销售。”魏灵玲透露,他们已经与京东商城和万科物业达成销售意向。“万科物业在全国管理着数百个楼盘,他们可以很方便地为社区居民提供送菜服务,这项服务将于近期从北京开始。”魏灵玲透露。
     “我们要像互联网公司那样做一家现代都市农业公司。”魏灵玲说。平均年龄不足30岁、高学历和海归派组成的精悍团队、依靠技术创新驱动公司成长——中环易达的确在用新的生产要素改变传统农业。“我们即将在硅谷建立自己的研发中心,那里的农业已经和移动互联网完美结合在一起应用了。”魏灵玲神秘地透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