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辽宁企业商会
Beijing Liaoning Enterprise Chamber of Commerce

大数据看辽宁人生活品质提升
 

从1978年到2017年,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支出由每年337元增加到25379元,从温饱走向富裕,由需求走向品质。改革开放以来,辽宁城镇居民消费水平逐年提高,消费品供应丰富充足,人民生活品质显著提升。来自辽宁省统计局的数据显示,从1978年到2017年,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支出由337元增加到 25379元,增加25042元,增长74.3倍。

凭票供应到消费结构优化

1978年-1988年,从凭票供应到商品经济出现。1985年以前的居民生活消费主要是凭票供应,有着浓厚的计划经济时代居民生活的烙印。随着生产经营方式的转变,商品经济开始出现,居民有了更为丰富的消费选择。数据显示,1978年,辽宁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支出为337元。到1988年,人均消费支出增加到1128元。11年增加了791元,增长2.3倍。

1989年-1998年,消费品供应充足。数据显示,1989年-1994年的5年时间里,辽宁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支出达到2588元,比1988年增长1.3倍。1998年,辽宁城镇居民人消费支出3910元,比1989年增加2635元,增长2.1倍。

1999年-2012年,商品房消费成居民消费重要领域。自上世纪90年代末开始,住房制度改革使商品房相关消费逐渐成为城镇居民消费的一个重要领域。来自辽宁省统计局的数据显示,1999年,辽宁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支出4030元,到了2012年,人均消费支出达到17780元,14年增长3.4倍,增额达13750元,相当于改革开放前20年增额的3.8倍。

2013年-2017年,消费结构优化,交通通信、教育娱乐消费支出占比增加。数据显示,2013年以后,辽宁居民的居住支出比重呈现下降趋势。2013年,消费支出的居民比重为 22.1%,2017年则下降到17.8%。与此相对,交通通信、教育文化娱乐、医疗保健三项的支出在居民消费支出中的比重越来越大。10年间,交通通信支出由12%上升至14.9%,教育文化娱乐支出由11.1%上升至12.5%,医疗保健支出由7.6%上升至9.4%。

生存型消费占比下降明显

改革开放40年,辽宁省人均GDP由680元增长到5.4万元,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由363元增长到34993元。人均GDP、居民收入、居民消费三项指标同步增长。在口袋富裕、衣食无忧的推动下,辽宁居民消费结构不断升级。

1980年城镇居民购买食品、衣着的生存型消费支出321元,占消费支出的75.4%。到2017年生存型消费支出9156元,占消费支出的36.1%。改革开放40年,辽宁城镇居民生存型消费增加8835元,增长27.5倍,而占消费支出的比重则下降39.3个百分点。

消费质量的提升主要是指用于基本生活的吃、穿消费减少,用于其他方面的发展型、享受型消费增多。数据显示,40年来,辽宁城镇居民用于基本生存型消费品的支出比重不断下降,用于享受型消费品和发展型消费品的比重不断上升。特别是近20年,城镇居民消费八大类结构发生了明显变化,消费结构全面升级,吃、穿等生存型消费比重逐年下降,居住、交通通信、教育文化娱乐、医疗保健等发展型、享受型消费支出增加明显,所占比重稳步提升。

私人汽车保有量翻百余倍

上世纪九十年代中后期,家用汽车陆续进入普通居民消费生活,由一开始的奢侈品逐渐成为生活必需品。2017年末,全省私人汽车保有量624.7万辆,是1990年末(5.9万辆)的105.9倍。2000年,城镇居民百户汽车拥有量为0.4辆,到2017年为29.3辆,17年增长了67倍。

车辆的增加相应会增加燃油、保险、维修保养方面的消费支出,对消费结构产生巨大影响。2017年城镇居民车辆相关费用支出2238元,占交通通信支出的59.4%,占居民消费总支出的8.8%。

随着收入的不断提高,城镇居民对子女教育、个人成长提高、娱乐、旅游、健身的需求不断提升。2017年教育文化娱乐支出3164元,较1998年增加2757元,增长6.8倍。

身体健康状况受关注程度不断提高。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居民对身体健康越来越重视,治病防病意识明显增强,不但生病就医意愿增强,还更加注重日常保健的滋补保健品的消费。近20年来,医疗费、药品、保健品消费均有较快增长。2017年,辽宁城镇居民人均医疗保健消费支出2380元,比1998年增长9.8倍。

据《辽沈晚报》

来源:千山晚报